春节回老家,没有卧铺(NND,票都哪去了),一路坐回去,回来甚至连坐票都没了,飞机只有头等舱,坐不起,只好坐汽车回来了,也算是为祖国的公路运营贡献一点力量.来回路上看了一哈熊召政的<<张居正>>,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和一部不知道谁写的<<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张居正一书印象比较深刻,总结如下:

张居正,字叔大,号太,江陵人,故又称张江陵。

明万历期间张居正任首辅之位(相当于宰相),被后世誉为“宰相之杰”,张居正在位10年,这10年间万历皇帝基本就是个摆设,他性格坚毅又极富权术,权力欲极强,有很高明的政治手腕,既不刻板也不迂腐,灵活机变;张居正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实现了明朝的中兴,不愧为救时之臣.明朝自洪武登基至崇祯皇帝吊死煤山,历时277年,这其中的77年可以说就是张居正延续下来的.

 

张居正以法治理政,保证组织结构的有效以推行改革;以理财作监察;力行赋役改革,发展商业和农业,促进社会经济发展;面向实际,改革民俗,为改革提供思想资源;为了保证改革的顺利进行,他不惜与皇后和太监首领结盟,利用封建社会皇权至上的情况,提出尊主权,课吏职,行赏罚,一号令,以极大的权力申张法制,整饬吏治,实行考成法,促进财税改革,实行一条鞭促进赋役改革,重用戚继光/李成梁等将领保障国防,真正实现了富民强国.消朋党,清巨室.近循吏远清流是他的改革思想;而这一切的核心则是土地,张居正死后身败名裂应该说也是因为他得罪了土地的所有者:巨室.

张居正一生擅用人,文臣武将安排无不得当,但他最大的失误也就是用人,这个由张居正一人推行的改革因为没有合适的接班人而导致最后人在政在,人亡政亡.他熟读史书,对身后可能的"一败涂地"已有心理准备并以破釜沉舟的决心宣称:“不但一时之毁誉,不关于虑,即万世之是非,亦所不计也。”

历史学家黎东方对张居正有这么样的评论:以施政的成绩而论,他(张居正) 不仅是明朝的唯一大政治家,也是汉朝以来所少有的.诸葛亮和王安石二人,勉强可以与他相比.诸葛亮的处境比他苦,不曾有机会施展其经纶于全中国.王安石富于理想,而拙于实行,有本事获得宋神宗的信任,而没有才干综核僚佐与地方官的名实.

张居正明末被成为"救时宰相",这是极高的褒奖,但也说明了他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在他死后60多年中,社会矛盾急剧恶化并凸显最终终于不可收拾,再也没有人可以挽狂澜于即倒,曾经不可一世的大明帝国也终于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