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 是陈长芬的代表作之一,这是一幅意境很深邃、哲理性极强、艺术表现力极高的摄影佳作,从表面上看来像是古代的“太极图”,图案简 洁而又富有动感,简单而又十分深奥,从外形看来是阴阳二鱼,它表达出“阴阳两仪、日月同辉”,借助日月的形象来表达一种宇宙观念,认为宇宙万物可 合可分,即矛盾又统一,即对立又和谐,即复杂又单纯,把中国古老的哲学,阴阳五行(阴阳指日月,五行是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相辅相成,阴阳互济等,巧 妙的用日月同形来表达出来,说明人类应该追求和平、自由、仁慈、博爱、和睦、友善、平等、互助、共同发展、共同繁荣的幸福道路。

据作者自己所言:        

这幅作品1985年拍摄于山东烟台,此前日月的构思已达两年,当时烟台正是日落时分,空气中的尘埃将太阳的下部掩去,我按照太阳的亮度曝光。不久,月亮也在东方升起,只不过月亮的角度是倾斜的,我将相机旋转45度,同样按照月亮的亮度曝光,正好将太阳和月亮形成了一个圈。拍摄此片先后等待了3个小时,使用135相机的250mm镜头加2倍镜再加3倍镜,总焦距1500mm。

这幅作品拍摄时使用的是尼康相机,哈苏250毫米镜头,加一个3×增距镜和一个2×增距镜,于1985年农历六月初七的夜上在山东烟台市郊拍摄,在同一张反转片上两次曝光拍摄完成。        

下面是一位网友总结的如何选择拍摄日期和拍摄的方法:

月亮在绕地球运转的同时,也随地球绕太阳转。日、月、地三者的位置在不断地变化。月亮的盈亏变化周期,也就是由朔到望,再从望到朔的时间,称为朔望月。一 个朔望月的平均时间大约是30天。农历的每月十五到下月初一,由望到朔,即月相由盈变亏,月相为下弦。农历的每月初一到十五,由朔到望,即月相由亏变盈, 月相为上弦。在初一前后的几天夜里是看不到月亮的,即使看到了,也是十分细小,而且已经是天亮时分了。所以,选择拍摄日期是十分重要的。
作品中看起来是下弦月,根据月相猜测应出现在农历的二十三或二十四。恰好这两天夜里,也就是今年五一期间,我曾在云南的元谋土林从日落一直拍到凌晨两点 钟,但并没有见到月亮升起,不过我可以肯定起码是后半夜还要以后才会是这个月相。可是,我不知道这个时候会是几点,天空是否已经变亮。对于我,这种情况没 有经历过,对拍摄时间没有把握。
我所实践过的都是拍摄时间在上弦月。以作品中月亮的盈亏程度,感觉应该是农历的初七或初八。十分巧合的是,上个月的七月十二号我和三位朋友在坝上将军泡子 利用月光拍夜景,月亮就是这个月相。刚才对照挂历一看便是农历的六月初七,竟然和二十年前陈老师的拍摄日期一样!!这个时候的月亮低垂在西边,圆弧略微偏 向斜上。这就引出一个比较难的问题:如何按照构思将位置与落日衔接好?几乎是唯一的方法,我想是用哈苏一类的120机,腰平取景器,在取景屏上精确地画好 月亮的预留位置。当然,前提是先要拍好落日,以我的构思,调到二次曝光,日落时分选择地平线比较平的地方,比如大漠戈壁。这时的太阳已经不刺眼了,与周围 天空反差也不会非常大,欠多一点曝光可以将天空拍黑。而且拍完后保持机身不动,立刻画好落日位置然后再据此画出月亮轮廓!!!等到太阳的余辉湮灭,月亮升 起,将机身翻转用合适的焦距将月亮框入画好的轮廓,第二次曝光,完成。 

讨论技术可能在目前这个时代而言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但是在当时的器材环境和时代背景(1985)下,能想出并拍摄出这样的作品无疑是令人非常震撼的。